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貓咪兒童節快樂1 table.MsoNormalTable 情趣用品 {font-size:12.0pt;font-family:"sans-serif";} 笨牛家的公主長大了,所以目前能過房地產兒童節的就是小姆與MIFFY了..................... table.MsoNormalTable 設計裝潢 {font-size:12.0pt;font-family:"sans-serif";} 小姆:…阿母!這玩具能吃嗎? 2 建築設計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2.0pt;font-family:"sans-serif";} MIFFY也好奇租屋地過來瞧瞧…..小姆:…這是偶的!MIFFY:…不對!是偶的! 3 table.MsoNormalTable 酒店經紀 {font-size:12.0pt;font-family:"sans-serif";}後來,MIFFY搶到一隻兔兔,眼睛一直盯買屋網著小姆,保持警戒狀態 4 table.MsoNormalTable 融資 {font-size:12.0pt;font-family:"sans-serif";} 又來了,自從MIFFY再次來到笨牛家寄襯衫住開始,這兩個小朋友常常都是這樣,大眼瞪小眼的對峙,氣氛有些詭譎……除了一起吃罐罐結婚西裝的時候.....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2.0pt;font-family:"sans-serif";} 祝大家兒童節快樂喔!!!

ef12efzz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閒談清寒子弟進不了名校之因閒談清寒子弟進不了名校之因 日前有一上市公司董事長感慨今年於名校大學母校所頒發的獎學金,竟然沒有一位清寒子弟,他因而為此擔憂,經濟優勢小孩才能夠進入名校,而清寒子弟將被排除在外。他小時候家中共有九位兄弟姐妹,清寒出身的他,因為就讀該名校大學,讓他得以有今日的成就,他因此捐錢成立獎學金,鼓勵優秀學子。 看到這一則新聞,我有一些感慨,也發現一些問題。很多男性以為自己功成名就,是自己努力的結果,故也就站在自己狹隘的觀點提出看法。這包括我觀察到的一位已退休的大學校長,他小時候曾經是一位孤兒,他的看法經常出現在媒體上。我不是男性,故我不會從男性的角度來看事情。我是一位女性,也非功成名就,我相信和我類似的人相當多數,我們都是在社會底層辛苦生活,為人作嫁的人。故我要從這個角度出發,提出我個人的一些銀行利率看法。 有沒有發現,我為什麼要舉上述兩位自幼清寒的男性為例呢?一位兄弟姐妹眾多,一位是孤兒,這樣的差別是不是很大?那麼,他們有什麼共通性?我們世俗上的定義,他們都是”功成名就”的人,他們也頗能感恩並回饋社會,同時, 畢業自名校。我們的社會,的確需要這樣的人在舞台上表演,才能帶動社會風氣。但是,這樣的影響確定都是良好及正面的嗎?我感受到他們似乎還緬懷過去,那種通過重重關卡取得學科考試的勝利,並因此得以在社會功成名就的幸福滋味,並也以他們過來人的經驗,期許後輩晚生“複製”他們的經驗。「時勢造英雄」這句話頗值得我們玩味。我的看法,他們是時勢所造出來的英雄,我們稱之為”菁英”,至少他們個人是這麼自信地肯定自己。 但是,當我從女性的角度來看,我看到的是不同面向的問題。這位上市公司董事長有九位兄弟姐妹,如果我們深入去瞭解,酒店工作將會發現這有可能也是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他們家中其他的兄弟姐妹都進入名校嗎?未必。他的兄弟姐妹中必然有人在家庭中犧牲其個人的成就,而去成就其他的兄弟,而這極有可能是女性,換句話說,他必然有兄姐或弟妹,可能半工半讀,或提早踏入社會工作,或者,承擔家中大多數的勞務,例如,種田,賣菜,照顧父母,清掃煮飯等等,諸如此類的家務,讓他得以免除這些勞務,而能夠專心致力地讀書考試,甚至是全力衝刺。這在他們的年代,包括,我的年代,都還是相當普遍的事,這些戰爭中或嬰兒潮世代的人口,在臺灣,要不就是那承擔勞務者,未就學、或小學畢業、或國中畢業,就擔起家中經濟的重擔,讓其他兄弟得以“學業有成,功成名就”,要不就是因為兄弟姐妹眾多,又身為男性,故得以免除家務,而致力於讀書考試。故當年清寒子弟容易因此藉由個人努力脫穎而出。 然而,我們來二胎觀察當今的小孩,他們多數兄弟姐妹合計只有二人,我那些晚輩,多數如此,有的甚至只有一人,在這樣的狀況下,還有誰願意犧牲個人的成就而去成就其他的兄弟姐妹呢?每個人都是父母的寶,每個人都只想到個人的成就,這時候,“時勢”已經改變,他們其實已無法在一至二人中強調虛幻的“個人競爭力”(某種程度上,這種競爭力是建築在其他兄弟姐妹或別人的痛苦上),因為,已經沒有手足為他們承擔勞務,當下,他們必需共同或獨自承擔,換句話說,這將有可能削減他們的競爭力,如果以目前臺灣以考試為導向來說,因為,家庭勞務將分散他們個人專注力及佔據他們讀書準備考試的時間。我對「家庭勞務」的定義是很廣泛的,父母離婚或吵架或經濟壓力等等所引起的家庭勞務也包括在內,為什麼?這需要用心觀察。故在這樣的趨勢下,臺灣若再以考試主導取用人材,這些清寒子弟更不可能進入九份民宿名校,因為生活的重擔將會將他們壓垮,沒有手足為他們承擔生活上的勞務及經濟,這是很現實的事實。現在很多年輕人在打工,有官員責難他們好笨,不珍惜時間好好讀書,卻浪費時間打工,雖是語重心長,愛之深,責之切,卻也顯示,這位上了年紀的長輩,不甚瞭解當下時勢,某些年輕人所面臨的生活困境。 故當這位大學退休的校長還在強調“個人競爭力”,我思考了一個問題,這位校長小時候是孤兒,當然,我不清楚他是怎樣程度的孤兒,可能從小就沒有父母,所以,我們可以清楚的知道,他沒有父母的負擔,換句話說,他沒有父母因吵架或離婚或經濟壓力等等所引起的家庭勞務重擔,以此類推。其次,我不清楚孤兒院是一個怎樣的成長環境,但我相信,許多孤兒在孤兒院仍然需要承擔勞務,而這其中,必然有人可以“豁免”,只因為他考試得高分,看似聰明,前途無量。而在那重男輕女的年代節能燈具,必然有許多女性孤兒在這種環境下被犧牲,因為,資源要用在可以”出人頭地”的那一個(可曾見過那位女性孤兒來自名校而活躍於社會舞台?沒有。)最後,多少他這個年紀退休的人,家裡還有老父或老母需要照顧,而他完全沒有這種負擔,故退休生活看似更多彩多姿,相當活躍於社會。 老實說,我並不是相當認同他的觀點。如果年輕學子沒有個人的一些思辨能力,特別是女性,很容易被他的言論所轉,還當自己能力不足而自卑或焦慮,這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每個人的特性不同,有些學科強,有些學科弱,是很正常的事,這樣才能形成一個互補與合作的社會,而這才是一個友善的社會。如果讓這些學子在牛角尖中強調學科能力,將每個學子的學科能力拉到等同或接近,叫做有競爭力,其實,忽略了每個人皆有其特質的本性,而這種本性是相當多元的,譬如,我們在臺灣,幾乎見不到像不丹或西藏汽車借款的小活佛,四五歲就被帶到寺廟受”教育”。他們的”教育”也是相當嚴謹的,並且,也是相當活潑的,當然,他們的學科能力,以臺灣教授的定義,當然是不具競爭力。但是,當我們仔細去觀察的時候,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至少我個人覺得很有趣也很好奇,為什麼這個世界有某個國度的人是這樣思考及決策的?是這樣教育他們的後輩晚生?我們才會真正去思考,我們的考試制度或這些教授強調學科能力,是怎樣的一種功利傾向,這種功利傾向,就我個人的看法,不是我們國家或國民之福,我們當下其實已慢慢在承受這些苦果。您看,那些軍火製造者,沒有優良的數理及電機或機械等學科能力,還製造不了那些高科技的軍火,我常很納悶,為什麼有人寧願去製造這種東西,也不願意好好地對自己的生死做一番思考? 所以,從上述兩件案例中發現什麼?他們足以進入名校的背後因素還包括那些?真的當鋪是他們個人的聰明加上自己的努力嗎?如果原因這麼單純?為什麼,那些更聰明的人或同樣智商、同樣努力的人,卻無法進入名校就讀呢?而很多非名校畢業的人,在社會上帶給大眾的影響卻更為正面? 男性的思考是有限度的,當然,女性的思考也是有限度的,我們必需將各種角度的限度思考拼湊起來,才能達到最接近圓滿的程度。當然,時勢已經轉變,不能再用過去那一套標準答案的考試方式來將學子做程度上的區別,或取用人材,或藉此評定誰可給享用資源,誰不會標準答案就不給享用資源,過去那一套標準其實某種程度上是自縛的作法,同時,也傷害或犧牲了許多人,特別是多數女性的權益。故我不相信這些”菁英”是在造福,對某些男性來說,或許是德政,但是,對多數女性來說,卻不見得是。 對於這些後輩晚生,我個人的看法,這我在其他文章中也提到,他們培養互助合作及溝通協調的能小型辦公室力更急迫於個人競爭力,因為,他們兄弟姐妹太少,彼此的支持性相對低落,透過同學、或同事、或朋友、或配偶的互助與合作,這種互助本身也包含關懷,才能提高他們個人生存的能力,否則,就算他們個人的競爭力再好,他個人生命隕落的機率很高,換句話說,他個人生存的能力相對低落。為什麼?這無法僅從個人學科競爭力去看,而是要從他整個生命去觀,您看,一位台大教授他的學科能力強不強?應該算是相當有個人競爭力吧!否則為何能當上台大教授,但是,他卻與妻子在家時,獨自轉身跳樓自殺,為什麼?也不過五十來歲。一位做學科研究的人,其實對生命本身缺乏宏觀性,並也局限在狹隘的知識障中,作繭自縛,他們無法理解放手的智慧。一位醫生已經癌末,也不過五十歲,他得意於修了兩個博士學位,認為這是給不愛讀書的兒子一個好榜樣,我說,這是一位沒有智慧的父親,他的學科租房子能力強不強,很有個人競爭力喔!否則,怎麼可能考上醫學院,又連修兩個博士學位?就我的觀察,他必然花許多時間在這些知識障上鑽牛角尖,強烈地用他個人的六個識,被外緣所轉,而沒有向內探求,看似功成名就,其實短命又沒有留智慧給子女,五福中就缺了四福,只剩下財富。父母還在,先父母而亡是大不孝,以當下臺灣世俗的觀點來看,其個人的競爭力只不過成就其個人的美名,那麼,對眾生對其家人又有何助益呢? 而當這些人過度著重個人競爭力而造成個人生命的快速毀滅,受傷害的還有他的家人,包括年幼的小孩及年邁的父母,連帶影響的還有社會,包括,他的兄弟或姐妹,連鎖效應影響下,將加重社會多數人的負擔及國家的成本,這可不是啟動國安就可解決。

ef12efzz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