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凌晨,玉林北郊一家狗交易市場,很多狗在這裡完成交易

  6月10日,在愛狗人士的施壓下,一些資質不全的攤點停業

  6月16日上午,愛狗人士在垌口市場抵制屠宰狗
  它渾身顫抖著,前腳低爬被拖行出鐵籠,一根鐵鉗死死地卡在了喉部。
  堅硬的金屬迫使它只能向上仰視,它看了眼前站立的男人一眼,緊接著頭部猛遭悶棍,哀嚎聲中它已經無力站起,又是一棍擊下,血濺了一地。這是一條白色的中華田園犬。籠子里,還有幾十條大小不一的狗,它們獃滯地看著同伴的消失。
  這是在廣西玉林市二環北路上一處屠宰點的一幕。凌晨5點開始,在廣西玉林,大大小小十餘個屠宰作坊開始了忙碌,兩個小時後,清除內臟後的狗的屍體被掛在了市場的攤位上。
  A
  “狗狗很聰明
  有些記憶是沒法擺脫的”
  兩年前,20多歲的小雅開了一間狗狗醫院。這是一間城中村中的院子,進大門的一面牆壁上,塗寫著“我和狗狗的十條約定”。比如有:“你有學校也有朋友,但對我來說,我的生活中就只有你”,還有“和你一起的日子我不會忘記,我離去的時候,請務必陪伴在我身旁”。
  小院中有30多只小狗,它們躲在各自的“房間”里,一看到有陌生人來,它們會不約而同地叫起來,一時間此起彼伏,整個村子都能聽見。
  日子久了,小雅知道每一隻小狗的性格和脾氣,她總會和那個最不安分的小家伙打招呼:“嗨,你又不乖了嗎?”
  “抹布”剛來小雅的醫院3天,它是一隻成年的牧羊犬。有人在一個屠宰場買下了它送過來,很快她發現“抹布”對於男性有很強的攻擊性,對女性卻很友善。幾天下來,小雅用盡了各種辦法讓“抹布”可以糾正自己的壞習慣,可總是無能為力。
  “可能它記得攻擊它的是男性吧,狗狗很聰明,有些記憶就像噩夢一樣,是怎麼都沒法擺脫的。”小雅說。
  “小布丁”是一隻流浪泰迪,被救回來也是3天的時間。夏天玉林炎熱的空氣會讓泰迪長痱子,然而不論小雅怎麼努力,小家伙都不肯讓主人為它剃毛,它有種本能的恐懼。除此外,“小布丁”已經成為小雅的跟屁蟲,走到哪,它都會跟到哪裡。當小雅坐著,它也會溫順地依偎在她的身邊。
  “小東西,我們兩個很熟嗎?”小雅拍了拍“小布丁”的腦袋,打趣它說。它伸出舌頭,舔了舔小雅的手。
  B
  “我自己從來不吃
  但我不能幹預別人吃”
  距離小雅的寵物醫院一路之隔,是一間用紅磚堆砌起來的房子。房子樣式古怪,一層只有3間大倉庫,前面一個院子。二層是幾間尖頂的屋子,擺有床鋪,有幾個赤裸上身的男人住在裡面。
  這是玉林的一個狗肉屠宰場。晚上12點左右,一輛大卡車會準時馱讜鶴憂埃父鍪熗返墓と舜映瞪習嵩訟呂春芏嗵櫻扛雋永鋃甲白胖遼僖恢還貳A璩�4點多,工人們開始了一天的工作。他們首先在院子里的大缸里放滿水,用鐵棍殺死狗,將屍體放到脫毛機里去毛。然後,會用帶有液化氣罐的噴火槍,再將狗毛噴射一遍,這時,整隻狗的皮會呈現金黃色,也就是玉林人說的“脆皮”。
  這些狗,會在早晨7點以前流向菜市場,或者大排檔。
  “那些狗狗的眼神,和我這邊不一樣的,它們帶著絕望。”小雅說。兩年以來,每天晚上她都遭受著這種煎熬。她嘗試過去做些什麼,拯救幾隻狗,可她很快發現自己無能為力。
  離小雅的寵物醫院近10公里的地方,是玉林市最大的花鳥市場,裡面隱匿著一家“愛犬會所”。老闆肖漢是玉林本地人,膚色黝黑,肌肉結實,胸前戴著一個大大的玉觀音。20年前,他開了這家寵物會所。
  “不是所有的玉林本地人都吃狗的,我自己從來不吃,但我不能幹預別人吃,這是他們的自由。”肖漢攤開手,說:“我們能做的只是讓更多人明白這種感情。”
  “在整個動物界,狗和貓是與人關係最親密的動物,它們能和人進行情感上的交流。”肖漢說,“狗會察言觀色,會懂得依賴你,對你忠誠,甚至會保護你。玉林人也從來不會吃自己家的狗的,他們只會吃從外面運來的。”
  C
  “狗是專門養殖的”
  其實只是一個“謊言”
  一直以來,玉林人活在一個“謊言”里。他們總是認為,大排檔里的狗肉,是周邊養殖場的專門養殖的,就像豬場和雞場。
  肖漢笑了,“根本不存在所謂的肉狗養殖場,一隻狗假如規模養殖,除了每個月100元的飼料口糧,還包括接種各種疫苗的費用,那麼8個月後出欄,它的成本將是1000元。”肖漢20年的獸醫經驗讓他走遍了玉林的大街小巷,經驗告訴他,這是一個自我安慰的玩笑。
  在市場上,一斤狗肉價格是18元,最低的時候是12元。而在大排檔里,一斤烹飪好的狗肉的價格是35元。以此推算,這個價格並不足以維持肉狗的養殖。
  在陸川縣蒲塘鎮,外界傳言這裡是肉狗的主要供貨地之一。6月12日,一群志願者來到這裡做調查,卻意外發現,這個鎮子幾乎沒有人通過狗肉經濟發財致富,反而深受偷狗賊的困擾。一些村子里現在已經很少看到狗了,偷狗賊會準備弓弩,明目張膽地來村子里襲擊狗,並且能使狗被偷走時一聲不吭。
  陳飛上看上去50多歲,沉默少言,在飯店里他總是搶先乾各種粗活累活,讓人很難相信他就是玉林這家最好的狗肉店的老闆。8年前,陳飛上在江濱路的路口開了這家“玉林第一家脆皮狗肉”店,很多年過去,店的規模沒怎麼變化,名氣卻很大。去年6月21日的“狗肉節”,他的店接待了300多桌全國各地的客人。
  6月10日,早上9點正式開工後,陳飛上會帶著伙計先開始殺狗,他不信任市場上賣的狗肉,活狗讓他覺得質量會得到保證。狗的來源是私人狗販子,需要狗的時候只需要一個電話,要多少就能送來多少。
  午餐時分,飯店陸陸續續來了多位客人,坐滿了十二桌。
  朱先生是當地做建材生意的老闆,每次一有客戶來,他總是喜歡帶人來吃狗肉。對於吃狗肉,他有些自己的看法:“豬肉牛肉能吃,有些人連老鼠都吃,說狗肉不能吃沒道理!《周禮》中記載‘豕宜稷,犬宜粱,雁宜麥’,老祖宗都吃狗肉的。秦漢時期,吃狗肉盛行,豪傑俠士也以殺狗吃狗為樂。濟公吃狗,水滸傳里的魯智深也吃狗,今天怎麼就不能吃了?”
  飯店里有人來有人走,可這並不影響陳飛上的工作。他把一塊箱子大小的冰塊用斧頭砸成小塊,再把肢解後的狗肉一塊塊和冰塊放進泡沫保溫箱里,然後一起再放進入特製的巨大冰箱里,這樣的狗肉出來後肉質不會變“柴”。不一會兒,就裝滿了5箱。
  D
  每年6月21日這一天玉林狗肉大排檔盛況空前
  戲劇的是,這個被稱之為“民俗”的節日,在很多玉林人的記憶中,至少在10年前,是不存在“狗肉節”這個說法的。
  “我在玉林生活了30多年,我真的沒有聽說過狗肉節。以前夏至有家庭愛吃狗肉,但也只是自己吃自己的,與外界無關。”玉林市食藥監局執法中隊甘副隊長有些困惑,近兩三年來,很多愛狗人士集中反對玉林吃狗肉,反而讓很多外地人慕名而來。每年6月21日這一天,玉林狗肉大排檔爆滿,盛況空前。
  “西京”是西安人,50歲上下,在動物保護這個圈子裡,他算得上是一個資深的領頭人之一。2013年玉林狗肉節前夕,他來到玉林,調查了這個城市裡狗被屠宰的情況。
  6月9日上午,以“格格”為首的十名志願者,突襲了位於玉林市新民社區中的一處屠宰點,屠宰點鐵門倒地,志願者遭遇了村民的圍堵。後在當地警方聯合多部門聯合執法下,志願者才得以突圍。第二天,當地媒體批評了志願者的行為。
  這樣一群人,為了改變一座城市對於狗的看法,放棄了更合法和更有組織化的方式,以極為偶然的方式,悄然站在了這個城市的對立面。
  “這是我去年發現的點,結果就這麼草率地被暴露了。主要是行動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屠宰點沒有被關閉,反而引起了當地政府部門的反感。”“西京”對這次行動頗有些微辭,在他的理想狀態中,對這樣屠宰點情況的掌握,可以作為和政府談判的籌碼。事件發生一天后,他趕到了玉林。
  第二天,“西京”和其餘4名志願者一起,來到玉林市政府,要求與政府主管此事官員見面。在經歷漫長的一小時等待後,藥監局食安辦一名謝姓科長接見了他,但顯然這與他的要求相差甚遠,雙方幾番交鋒一言不和即一拍兩散。他的訴求很簡單:要求政府對非法屠宰狗的據點有更多的作為!
  在這個殺狗吃狗肉觀念根深蒂固的城市,他們迫不及待地想做些什麼,但是當外來的想法強行侵入本地人的觀念,遭遇到的不是順從而是抵抗,衝突難以避免地發生了。“最難改變的不是人的行為,而是他們錯誤的想法。這對我們而言,是困難的,但再難我們不會放棄!”“西京”說。
  E
  “民俗”和志願者呼聲中
  玉林市政府陷入兩難境地
  玉林狗肉節一直是這群愛狗人士心中的痛。2010年,玉林荔枝狗肉節被國內一些動物保護的公益組織知曉,開始受到關註。2011年和2012年,若干公益組織自發組成了抵制者,開始到玉林狗肉檔抵制。去年夏至當天,一名愛狗人士前往玉林,在堆滿狗肉的桌子前下跪,“向狗謝罪”。很快,這張圖片被傳至網絡,引發集體聲討。
  一年以來,清晨的南橋市場、垌口市場什麼也沒有改變。一輛輛卡車將活狗或者已經屠宰後的狗肉卸下,那時玉林人大多還沒有起床。但夜幕並沒有阻擋這群愛狗人士的攝影機。
  6月14日凌晨4時許,在玉林城北二環路一處活狗交易市場,志願者們遭到了狗販們的特殊“禮遇”,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涌向呼籲取締“狗肉節”的志願者,手中拖著的狗鉗與水泥地摩擦發出刺耳的金屬聲。
  激烈的對抗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志願者們寄希望於當地政府。
  在當地的“民俗”和志願者們的呼聲中,玉林市政府陷入兩難境地。迫於外界壓力,玉林全城涉售狗肉商鋪遮擋“狗”字的行動早在一個月前便拉開帷幕。並且市政府發文稱,要求各公職、企事業單位人員,禁止“狗肉節”當天在公開場合吃狗肉。知情人士透露,湖北、四川、江西等省份是玉林活狗主要的產地,每年狗肉節有80%以上的狗肉來自於外地。但在上游的收購問題上,玉林當地並不負有監管的責任,例如這些狗是否為寵物犬,抑或是非法盜竊或毒害而來。這也是志願者們與當地政府“為難”的問題焦點所在。他們的出發點並不複雜:多一道檢驗檢疫的手續,不僅增加了狗肉的成本,而且也是對狗多了一層保護。
  “目前,我們主要是以產地檢疫的方式來確保活犬的安全。而運輸入境的上游收購,跟下游定期的病疫監管,因涉及流通領域太廣,我們沒法全程跟蹤。”玉林市食藥監局一名負責人解釋稱,由於狗肉並非市場流通主要的肉製品,目前國家對於狗肉具體的檢疫還沒有相關標準,對於如何以細指標監管狗肉食品,確有難度。
  沒有衛生檢疫證的活狗,不准進入玉林,新規並沒有阻擋活狗市場的火熱。只是,一群人開始受外界影響不再吃狗肉,生意受損,這讓狗肉檔的老闆憤怒不已。他們期待著21日過後,一切都將歸於正常。
  夜幕降臨,生意最火爆的幾家大排檔,狗肉竈台的火苗,撲哧撲哧地響。精壯的玉林男人們脫掉上衣,光著膀子推杯換盞,圍著狗肉火鍋,盡情地吆喝。大排檔砧板的宰殺聲、食客們的吆喝聲,與一股濃烈的狗肉味交錯在一起,瀰漫在大街小巷。(為保護採訪對象,部分人物採用化名)
  (原標題:一群人和一個城市的對抗(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f12efzzgx 的頭像
ef12efzzgx

簽名布

ef12efzzg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