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一個電話後,正在“診病”的“醫生”突然神色慌張,一把拉下捲簾門,局促的診室頓時一片漆黑。過了一會兒“醫生”才開了燈,“這兩天來檢查的了,沒辦法。”
  12日,本報記者在省城黃台社區魏家莊一家診所暗訪時經歷的這一幕,像是諜戰影片中“地下交通站”里的情形。連日來,記者暗訪了濟南11家被查處的黑診所,其中8家“改弦更張”重新營業。
  本報見習記者
  王建偉 鄭帥
  一人看病,兩人放哨
  位於濟南天橋區黃台魏家莊271號的這家診所,由於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醫師資格證》、《醫師執業證書》,擅自開展醫療診療活動,在今年8月27日剛剛被“責令停止執業活動”。
  9月12日13時許,記者前往暗訪發現,該診所仍在營業。門前的廣告牌上寫著“中醫科、泌尿科、婦科、內科、外科”。
  診室只有不到五平米,牆上沒有懸掛《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記者進入診室時,屋內只有一名中年男子和兩名女子,三人正熟絡地交談。
  得知記者是來看病的,男子示意記者坐下。記者就座以後,兩名女子便走出診所,站在門口四處張望。
  身體健康的記者假稱肚子疼,男子給記者把了脈:“你這個脈有點弱,在西醫來講是腸胃炎,在中醫來講就是腸胃不和。你這種病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很常見,幸虧你的體質好,能扛。”
  約摸過了5分鐘,接到一個電話後,“醫生”突然神色慌張,一把拉下捲簾門,局促的診室頓時一片漆黑。
  整個過程僅有幾秒鐘,記者心頭一緊,難道是暴露了?數秒過後,“醫生”才拉開燈,“這兩天來檢查的了,沒辦法。”隨之拿鑰匙把捲簾門從室內鎖住,繼續“診病”。
  又過了約一刻鐘,記者以有事為由,要求儘快出去。該“醫生”先是勸記者不要著急,後來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外邊怎麼樣了?我這位小兄弟得出去。”在得到電話里女子的回答後,該男子拿出鑰匙打開了捲簾門,之前的兩個女子正站在門外。
  偷偷營業,不掛招牌不開燈
  以“暗哨”躲避執法檢查的黑診所,並不獨有這一家。
  13日下午,記者所暗訪到的濟南市中區白馬山小學附近一家牙科診所同樣也存在“暗哨”掩護的情況。
  根據濟南市衛生局衛生監督所的通報,這是一家8月21日剛剛被“取締、移交”的非法牙科診所。
  該診所位於白馬山小學路西的井家溝市場,是一處臨街門頭房,兩扇玻璃窗戶上分別寫著“烤瓷”和“補鑲”。13日下午,記者前來探訪時,診所的門開著,屋裡沒有開燈,加上塑膠門帘的遮蓋,路人很難發現診所正在營業。
  走到近處,記者看到一個身穿白大褂戴著口罩的女子正在給一名患者洗牙。
  探訪發現,這些回潮的“黑診所”大部分都處於地理位置比較偏僻的地方,有的甚至沒有名稱和廣告牌。
  在七賢前龍窩莊,有一家黑診所在8月27日因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而被責令停止營業活動。14日上午9時,記者來到該診所發現,診所處於沿街位置,但沒有招牌。診所的門開著,從外面看進去,發現有三名老人在診所內坐著輸液,旁邊坐著一位穿白大褂的男士。
  前廳診斷後屋拿藥
  “把舌頭伸出來。”在12日探訪位於魏家莊的診所時,“醫生”在查看了記者的舌苔後聲稱,“你可能還有些腎虛,得吃中藥調理一下。”
  最後,在記者堅稱希望暫時只拿些治肚子疼的便宜藥品後,這個“醫生”拄著雙拐進內屋拿出了兩盒西藥。
  由於執法檢查多會沒收行醫器械和藥品,這些“黑診所”多實行“醫葯分離”,前廳診斷,後屋拿藥。
  在濟南七賢前龍窩莊的回潮“黑診所”,記者以女朋友胃痛為由向醫生購買阿莫西林膠囊,該醫生稱阿莫西林並不能治療胃痛。見記者堅持要買,該醫生便讓記者稍等,去診所後院的民宅里拿藥。
  其間,記者觀察到該診所室內沒有懸掛任何執照。內屋的藥品櫥櫃里以及地上凌亂地放著一些藥盒子,但裡面並無藥品。記者問診所內輸液的患者是否常來就診,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至於是否註意該診所沒有任何執照時,該患者則稱“不知道”。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記者正“看病”,突然被鎖在診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f12efzzgx 的頭像
ef12efzzgx

簽名布

ef12efzzg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